欢迎来到东莞监控安装网

东莞监控安装|东莞监控工程|东莞安防监控|监控摄像头

当前位置: 监控摄像头 > 监控技术 >

尤其是比利时殖民当局的野蛮统治手段造成卢旺

时间:2015-10-22 16:21 作者:admin
10月1日,联合国发布了关于刚果民主共和国(亦称刚果、民主刚果)发生的大屠杀调查报告,暗示数个国家军队和反政府武装制造暴行,并在1993-2003年间造成了至少350万人死亡。…而在一同

10月1日,联合国发布了关于刚果民主共和国(亦称刚果、民主刚果)发生的大屠杀调查报告,暗示数个国家军队和反政府武装制造暴行,并在1993-2003年间造成了至少350万人死亡。…

而在一同公布的人权报告中,记载了刚果(金)本国和外国的武装团体或军事部队被指在刚果(金)境内实施的617起大规模洗劫、杀害平民等严重罪行 …

刚果大屠杀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而当这页不堪回首的历史翻过时,“民主刚果”又是否能够迎来新生?

1994年,共有接近100万人,在卢旺达被屠杀。起因是“农民阶级胡图族”和“贵族阶级图西族”的民族矛盾。两族究竟谁应当为屠杀负主要责任,至今还是学术界讨论的话题,但国际主流意见偏向于同情图西族。

时任刚果总统的蒙博托,其个人感情十分厌恶图西族,对于投奔而来的胡图族(解放卢旺达民主阵线)相当宽容。而已在卢旺达建国的图西族,和还待在刚果的胡图族,经常发生武装摩擦。

1996年11月,蒙博托推行民粹主义政策,突然发布“驱除图西族”命令,而引起境内图西族的武装反抗。

此时,一直以反动党面目出现的刚果人卡比拉突然发难,迅速联系自己的好友,时任卢旺达总统的图西族卡加梅,与乌干达、布隆迪一道,灭掉了蒙博托政权。

卡比拉坐稳总统宝座后,突然发现这些请来的图西族人,好多打完仗后就不走了,赖在刚果非得谋个一官半职不可。那几个请来的外国军队,甚至还纠结人力,大肆掠夺占领区的贵重矿产。

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,这些当年你请来“打天下”的雇佣军,刚刚拿钱拿到手软,现在就被你“过河拆桥”,怎么可能心甘呢?不到一星期,刚果境内的图西族再度叛变,于是卢旺达、布隆迪又组联军向刚果展开进攻。

数星期后,安哥拉、纳米比亚、苏丹等参战支持卡比拉,他们与卢旺达、布隆迪等国进行的“第二次非洲世界大战”,正式在刚果的土地上打响。

所谓“大屠杀”,其实是指在“刚果多国会战”中,正规军及武装团体杀害平民的严重暴行。

殖民时代之前,如按生活方式划分,图西族以畜牧、贸易居多,而胡图族多为农民。但是,两族间通婚一向极为频繁,无法单单从相貌、体态特征来区分其族群归属。

因此所谓“民族意识”、“民族认同”,多系近百年形成的“新思维”。卢旺达境内山丘林立,有50万之多。传统上,人们只有家乡(即“来自何山丘”)观念,而不是强调归属哪个族群。这说明历史上卢旺达内部的民族隔阂与纠纷,远远不及媒体的夸大。本地人对教派、民族意识并非如此执着,即便偶有冲突,多能审时度势、适可而止。反倒是二十世纪以来,经外界挑拨、供应大量军火,才将矛盾扩大为毁灭性战争。尤其是比利时殖民当局的野蛮统治手段造成卢旺达上千万人口死亡,方使得胡图与图西两民族之间关系急剧恶化。

曾有一种说法,由于非洲各国部队的装备普遍较差,“炮弹不准”,常常有意外伤害平民之举。

然而这实际是无稽之谈,所有的伤亡都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无关,人们使用的是非常原始的武器:弓箭、刀具,以及略带“现代”气息的冲锋枪和手榴弹等。…

有观察家指出:尽管媒体对如此大规模的伤亡事件尽量低调处理,与1994年卢旺达事件相比较,真正的种族灭绝事件其实发生在民主刚果。非洲问题专家斯科特·派吉的话很具代表性:“毫无疑问,刚果内战是世界上最糟糕、最残忍的冲突,但它受到的关注似乎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所以,即便是在正规军撤出后,不同民族之间的战斗依然无法停歇。今天你占领我的地盘,明天我再反夺回来,但无论哪一方,在打下来地盘后都会尽快的洗劫和屠戮,“来来回回只是因为部落间的仇恨,这种复仇的野性谈不上任何道德意义,却能把人变成杀人犯、强奸犯和食人魔。 ”…

然而,“开国之父”卢蒙巴在位不及4个月,即在一场美国中情局与蒙博托联合设计的政变中被俘致死。

蒙博托主政后,一方面冒充自己是“卢蒙巴的后继人”,透过独裁手段,敛取巨大国家财富于私囊。其执政32年中民不聊生,自己却乘坐包机周游世界。

在政治上,军人出身的蒙博托认识到了多党制的“危害”,并想从根本上铲除这种危害。于是,他把刚果打造成了非洲大陆非常典型的党政合一、党国合一国家。

蒙博托甚至曾发誓:“只要我活着,刚果就不会有第二个政党。”…

,亦是刚果国父卢蒙巴的“追随者”之一。其曾经连续20年“造反”,却没有扳倒蒙博托。

1977年,老卡比拉的命运终于迎来了转折。他就读于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,与同为校友的后来成为乌干达总统的约韦里·穆塞韦尼、后来成为卢旺达总统的卡加梅结为好友。

后来,就如同第一段描述的一般,老卡比拉带着同学的部队,把独裁者蒙博托打跑了,独揽国家大权。但当同学之间“反目成仇”后,老卡比拉又在连续的战争中,被刺杀了。

不过老卡比拉留了一手棋:在他依靠武力夺取政权后,曾颁布总统令,规定只有他领导的解放刚果民主力量联盟为合法政党,其他政党一律不得进行任何活动。

老卡比拉死后,他的儿子约瑟夫·卡比拉上位了,在刚果最初举行的几次选举中,小卡比拉还不到35岁,而35岁是成为总统候选人的最低年龄。刚果议会为此对宪法进行了修改,将总统最低年龄的限制降至30岁,并将选举延期举行。

整个过程耗资4亿5千8百万美元,由联合国组织、监督进行。这也是联合国成立以来从事过的规模最大、操作最复杂的助选行动。由1万7千6百人组成的国际部队保证选举在和平、有序的形势下进行。

新闻中有这样令人动容的一幕:一位刚果妇女含泪说:对我们来说,今天是历史上伟大的一天,我很激动。这是一个转折点。现在我们又可以为我们的民族感到骄傲,自豪了。…

但这位刚果妇女的眼泪还未风干,首都金沙萨的街头就枪声大作、装甲车轰鸣,现任总统小卡比拉和副总统本巴的卫队及支持者们大打出手。起因正是本巴怀疑小卡比拉在选举中作弊了。两方的战斗持续经年,时常传来“死亡过百”的新闻……

民主刚果“暴力选举”的现实,和泰国黄衫军颇有异曲同工之处:这些国家的确具备了民主制度,但总有某个超越选民的阶层,习惯性的用暴力推翻票选结果……但毕竟联合过渡政府已建立了,多党政治也是必然之路。继续走下去,民主刚果总有“名副其实”的那一天。

(责任编辑:东莞监控安装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