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网上棋牌!
当前位置: 网上棋牌 > 真人棋牌游戏 >

真人棋牌游戏-棋局动随寻涧竹

时间:2015-09-14 14:46 作者:admin
棋局动随寻涧竹,袈裟忆上泛湖船。闻君话我为官在,头白昏昏只睡觉。
    杜甫(712-770),字子美,巩县(今属河南)人,唐代闻名的大诗人。杜甫的祖父杜审言是唐初闻名诗人,也是一个围棋喜好者。杜审言对杜甫的影响很大,是他走向诗坛的一个重要因素。而杜甫青年时代即喜好围棋。除社会风气使然外,家中的棋风恐怕也是一个原因。杜甫诗中最早说到围棋的是乾元元年(758)作的《因许八奉寄江宁旻上人》:
 
    不见旻公三十年,封书寄与泪潺湲。旧来功德今能否?老去新诗谁与传。
 
    棋局动随寻涧竹,袈裟忆上泛湖船。闻君话我为官在,头白昏昏只睡觉。
 
    此诗作于诗人49岁时,但诗中说到的却是30年前同“善吟善弈,而喜与文士游”的旻上人的一段交住。二人作诗弈棋,度过了一段开心的韶光。旻上人有“善弈”之称。青年杜甫能与他对局,看来棋术还不太低。
 
    在杜甫有关围棋的诗中,有两句最为闻名,对后世文人的围棋情味和围棋诗词的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。大历元年(766),他在夔州观人下棋,写下了“楚江巫峡半云雨,清簟疏帘看弈棋”(《七月一日题终明府水楼》)的闻名诗句。这两句诗描画入微,境地清远,意趣幽静,后人称“此句可画,但恐画不就耳”,被视为观棋的画境。
 
    刘禹锡(772-846),字梦得,洛阳(今属河南)人,贞元间进士,授官监察御史。因参与王叔文集团,被贬朗州司马,迁连州刺史,后为太子来宾,加检校礼部尚书。刘禹锡喜好围棋,并且棋术水平还比较高,他结交了不少方外的围棋高手,如颇工围棋的儇师,“弈至第三品”的浩初师等。他常同他们“弈于树石间”,获益不少。他的诗中触及围棋的也不少。如“爱泉移席近,闻石辍棋看”(《海阳湖别浩初师》),“茶炉余绿笋,棋局就红梅”(《浙西李大夫述梦》),“通常游不归,洞中见博弈”(《游桃园》)等。不过,最闻名的还是《观棋歌送儇师西游》:
 
    长沙男人东林师,闲读艺经工弈棋。有时凝神如入定,暗复一局谁能知。
 
    本年访余来小桂,方袍袖中贮新势。山城无事秋日长,白天懵懵眠匡床。
 
    因君临局看斗智,不觉迟景沉西墙。自从仙人遇樵子,直到开元王长史。
 
    前身后身付余习,百变千化无量已。初疑磊落曙天星,次见搏击三秋兵。
 
    雁行布阵众未晓,虎穴得予人皆惊。行尽三湘不逢敌,整天饶人损机格。
 
    自喜台阁有知音,悠然远起西游心。商山夏末阴寂寂,优点徜徉驻飞锡。
 
    忽思争道画平沙,独笑无言心有适。蔼蔼京城在九霄,贵游豪士足华筵。
 
    此时一行出人意,赌取声名不要钱。
 
    这首诗是王绩《围棋》诗以来,又一篇有关围棋的长诗。诗中称颂了儇师高超的棋术和人品,反映了唐代围棋活动展开的情况。其间“初疑”四句写枰间厮杀,形象生动,妙譬巧喻,极合棋理。若非知晓棋理,是绝不也许道出的。
 
    白居易(772-846),字乐天,晚年号香山居士,其先太原(今属山西)人,后迁居下邽(今陕西渭南东北)。贞元进士,累官秘书省校书郎、左拾遗及左赞善大夫,开罪权贵,被贬为江州司马。后历任杭州、姑苏刺史,官至刑部尚书。白居易44岁曾经,即被贬江州之前是不下围棋的。元和十年(815)他曾对元稹说:“仆又自思关东一男人耳,除读书属文外,其他懵然无知,甚至书画棋博能够接群居之欢者,一无知晓,即其愚拙可知矣。”(《与元九书》)但也许就在同一年,他学会了围棋,并且以围棋入诗,比方人的荣辱升沉:“不信君看弈棋者,输赢须待局终头。”体现身处逆境,不认为怀的奔放精力。白居易虽然学棋很晚,但当他学会今后,却深深地爱上了。在江州任上,他结交了嵩阳刘处士、道人郭虚舟等棋友,经常是“晚酒一两杯,夜棋三数局”(《郭虚州相访》),甚至是“花下放狂冲黑饮,灯前起坐彻明棋”(《独树浦雨夜寄李六郎中》),“围棋赌酒到天明”(《刘十九同宿》),极为洒脱豪宕。这今后,白居易一向喜好围棋。进入老年后,他双眼欠好,视力降低,但于围棋却仍不辍手,还是“兴发饮数杯,闷来棋一局”(《孟夏渭村旧居寄舍弟》),“送春唯有酒,销日不过棋”(《官舍闲题》),“读罢书未展,棋结局未收”(《府西池比新葺水斋即事招宾偶题十六韵》),“棋罢嫌无敌,诗成愧在前”(《宿张云举院》)。棋瘾之大,唐代诗人中还少有匹敌。他的《和春深二十首》其十五:“何处春深好,春深博弈家。一先争破眼,六聚斗成花。鼓应投壶马,兵冲象戏车。弹棋局上事,最妙是长斜。”触及了唐代各种棋戏,反映了其时各种棋戏盛行,而围棋尤盛的社会文化情况。
 
    元稹(779-831),字微之,河南(今河南洛阳)人。早年家贫,举贞元九年(793)明经科。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与白居易最友善,也称“元白”。元稹酷爱围棋,其《酬孝甫见赠十首》其七吟道:
 
    无事抛棋侵虎口,何时开眼复联行。
 
    终须杀尽缘边敌,四面通同掩大荒。
 
    全诗对友人招邀下棋处以答复,隐隐有席卷之势,也许他的棋风即是如此,疾速凌厉,气势汹汹。又有《酬段丞与诸棋流会宿弊居见赠二十四韵》,记叙了他和朝中棋友夜弈的景象。他们“眠床都忘置,通夕共忘疲”,一向下到第二天清晨。别离前还“俯仰嗟遗迹,殷勤卜后期”,预定再见之期。反映了其时文人士大夫围棋集会的情况。
 
    文人士大夫的围棋棋术水平,固然是有限的,并且也没有留传下来对局的棋谱,但由于他们都是闻名的诗人,因而棋以人显,或棋以诗显。他们对待围棋的情绪和典雅而又有个性化的围棋情味,对围棋在文人土大夫中的传达推广,对进步围棋的位置,进步围棋审美情味甚至对文人士大夫围棋观念的最终建立,都起了非常巨大的效果。
(责任编辑:网上棋牌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