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网上棋牌!
当前位置: 网上棋牌 > 真人美女游戏 >

真人美女游戏-空间上横向的现代文化与时间上纵(5)

时间:2015-10-21 12:28 作者:admin
总有一天你回去的时候呢,会发现你心目中这个家乡在你心中是一个守恒的地方,是固定的。但是十年以后你再回到你的家乡,如果是现在的中国,你的家乡可

总有一天你回去的时候呢,会发现你心目中这个家乡在你心中是一个守恒的地方,是固定的。但是十年以后你再回到你的家乡,如果是现在的中国,你的家乡可能和你当时离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或者小时候的朋友已经都不在了,所以你回家乡抱的希望就破碎了。

我想说的是,在这个世界上我发现很多很多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。我刚才跟陈冠中老师说,我几天前经过香港,现在我到中国要办签证,所以我在香港办签证。到香港我发现非常热爱这个城市。可是我也很快地感觉到,香港正在经历一场空前的大变化。我可以从街道的一个角落,耳朵里面听到、闻到的变化。如果有一个香港人他在1995年离开香港,现在再回到香港,我想他的心情也是非常复杂的。

我在去了美国以后,很多年我没有想要回来,但是我经常和我的朋友们谈自己的家乡,或者谈中国的各种大的话题。然后我从第一次回来,是我出国以后第十年到北京,那是1993年的北京,从我回到1993年的北京以后,我心里面开始有这样一个意识,这个意识让我非常伤心,就是我想可能我永远回不来了,因为我心中那个北京已经永远不存在了。但是我不承认这个事实,所以我以后就一次又一次回来。真的没有,那就放下。

我原来记得那个北京是什么呢?那个北京也是一个变化中的北京。在1980年,那个时候我年龄很小,我们今天所在的这一块地方我想可能是一些农田。在1980年的秋天,我听我的朋友说北京大学的学生在办选举,你们可能没有听说过那个事情,但是那是70年代以后第一次大学生选举。我就跑到那里去看热闹。

那个屋子里面也是挤满了人,找不到位子坐,我就从架子上爬到后面一个破桌子上。后来我到了美国以后,有一个人跟我说,你这张脸看着很熟,问我是不是什么政治活跃分子。我说我不是政治活跃分子,他说我看过你的照片。后来他就拿到1980年底的《时代》周刊,上面真的有我的照片。戴着一个大黑框眼睛傻乎乎的,在下面讲话的是一位著名的当时的中国青年思想家。

我回来找的北京,并不是那场选举,但是是跟那场选举相关的一切,就是它周围的学院,它吹过来的风的气味,北京郊区的气味,还有北京人的某种状态。从1980年到1993年这一段时间我不在北京,我主观地认为北京发生了新的变化,不仅是盖起了新的楼,而且是内心层面的一种变化,可能从那一段时间到后来一直住在北京的人会有不同的体会。现在是2013年,你们在座的各位都能够在某些时候,某种程度上体会到这个变化是什么意思。 (责任编辑:网上棋牌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