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网上棋牌!
当前位置: 网上棋牌 > 真人美女游戏 >

真人美女游戏-空间上横向的现代文化与时间上纵(6)

时间:2015-10-21 12:28 作者:admin
现在我回到我们刚才所讲的纯粹的中国人的问题。在我个人身上,第一个痛苦的过程就是我放下了,原来的家乡已经没有了。第二个事情就是像我刚才跟陈冠

现在我回到我们刚才所讲的纯粹的中国人的问题。在我个人身上,第一个痛苦的过程就是我放下了,原来的家乡已经没有了。第二个事情就是像我刚才跟陈冠中老师说的,我到香港办签证的时候,我发现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热爱香港这个地方。为什么?因为香港是一个在变化中的,夹缝中的一块没有稳定身份感的地方,我作为没有稳定身份感的人,在一片没有稳定身份感的土地上,我感觉非常自在。我不感觉自己是一个另类。

我看见街上的男男女女,有的人是从小在香港长大,有的人刚刚到香港谋生几年,他们可能对香港不适应,他们回到内地来也很不适应,又要回到香港。我在那里见到几个朋友就是这样。有几个人从四川、贵州到香港旅游一个礼拜,他们发现不知道为什么香港人对内地游客不满意,什么道理?为什么?就像原来的老北京人,一年一年来了很多外地人,他们可能见到这些外地人就不大高兴,不过现在的北京人都被磨得没脾气了,上海人也一样。香港和北京、上海有一个情况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我发现我们世界的生活的变化,我们的科技、发展模式正在把很多人的家乡永远剥夺。我从洛杉矶到纽约再到柏林,到处见到这样的人,所以我也就越来越不孤独。

最后自己还有一小块没有办法,就是我从小在中国长大,中文是我的母语。有一次我不是从一个美国的大城市回美国,而是从小飞机场回美国,那个移民官远远看见我走过去,我拿出来护照是蓝皮的美国护照,他都不看我的护照,大吼一声:你在哪里出生的?我就意识到这个移民官有那样的问题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有一个因为我最初的母语是汉语,最后就用汉语来书写这种失去身份的状态,这样一种表达过程最后让我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身份,就是说语言是一种很宝贵的东西。如果我们没有家乡,没有熟悉的地方,没有自己被认同的东西,如果你找不到一种干净的语言,这种语言可以重新让你回到一种家乡。所以我说的最后一句是推销我自己的书。我想就说这么多。

·香港金牌词人周耀辉:我最常翻的书是《通胜》

·香港人看电视热情减退 网络成为使用量最大媒体

·棱镜门带火《1984》 陈冠中京城谈乌托邦文学

(责任编辑:网上棋牌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